黑井游记

Filed in 游记 2 comments

这是一篇迟到四年的游记,抑或根本不是游记。

我并不像一些同龄的人,我并不能能自豪地说“我去过很多的地方”。然而黑井那么令我难忘,却还是有些出乎意料。

那大概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行,在中考完的那个暑假。记忆里那个假期还剩下模糊细碎的影子:在年轻燥热的解放中第一次跨上单车骑到到抚仙湖边、在同学的家里大口喝着啤酒、熬夜地下载音乐和游戏。初中三年的时光一瞬间就被甩得无影无踪,却也从不幻想未来是怎样。

只是到了最后,你还是在我的脑海中无法离去。

想起你曾经跟我说过,那个假期里你会在黑井呆一阵子。那大概是我出发去黑井的唯一理由。我天真而荒谬地抱着一丝在那里遇到你的幻想,更为踏实的理由则是憧憬着寻找和你有关的丝丝缕缕;实在不济,就当作散散心也罢。

于是我在一个早晨,从昆明南站坐上了去黑井的绿皮火车。火车慢慢地摇过无数隧道和小桥,在每一个小站停靠,甚至不停地在中途停车让道,每一次都是慢悠悠地才重新启程。车上的乘客大多都是沿路的农民,孤身一人、一家几口,或是邻里十几人,背着箩筐挤上火车,在拥挤到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的硬座车厢里呆上一两站,然后便慢悠悠地下车。婴儿的啼哭、乡民高声的谈话、还有山寨手机里大声放出的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曲,让车厢里嘈杂无比。幸运的是我坐在敞开的窗边,只顾得看着灿烂的阳光从两山间照下来,洒在身旁;列车很快穿过一个隧道,身下又是另一条河流。我感觉到离家越来越远,身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小。

正午时分下了火车,坐上乡民的马车颠簸着往镇子里去。同车的是一对年轻的情侣,也是从昆明下来。下车后付完门票,才看见真正的黑井镇。镇子座落在山谷的底端,江的对面。穿过龙川江上的五马桥进入镇里,在石板铺成的街道上走上一圈后,我找到一家宽敞却生意冷清的旅店住下。然后便慢慢走出门,懒散而轻松地跟着导游去镇里所有的景点走了一圈——几座乡绅的古屋,还有安静的古盐井。景点大约就是那样——如同大多数的景点,不让人失望,也并不给人太多的惊喜。同行的是一些陌不相识的游人,大都是从昆明或楚雄开着车到黑井的一家三口。

大半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这样过去。把镇里所有的景点走过后,我不想再去镇外山上的寺庙游玩,但又不愿那么早回旅店。我就从广场边的一条小路向山上走去。路变得愈加陡峭和狭窄,路过几个人家和一个作为景点的戏台后,半山上忽然突兀地出现了很多级十几米宽的石阶,还有一个气派的大门。大门上清楚地标注着:禄丰四中。

正是暑假期间,因而校园里没有什么人。我慢慢沿着学校走了一圈,教学楼略显破败,旗杆边的阶梯上长着稀稀的青草,涂着开裂的红色油漆的窗框随风微晃,强烈的阳光洒满整个空旷而安静的操场,学校外边则是一片荒山。这样的地方该最适合纯洁的故事发生,最适合存放美好的回忆。我在操场边一棵树下坐下,侧头能看得见谷底的河水,依稀听得见夏天江水的声音。我自然地把你送给我的挂链挂在树枝上,呆呆地看着,又不住地想,若是用上最大的光圈就此拍上一张近景照片,该是多么美,美得让人幻想和憧憬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地方。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《一生有你》,在阳光下几乎落泪。回想起和你在一起所有过的点点时光,又自大地幻想未来的岁月。就这样一个人坐在那儿,听着河里水声不止,直到强烈刺眼的阳光变得火红而黯淡,才努力地把自己拔回现实,并不情愿地站起身来。

沿着石阶我又慢慢走下山,穿过小街。等回到五马桥头,太阳已然落山。我站在桥头看着江水一直不止地流,听着水声,一直到天色完全黑暗。

P.S 配图都是Google到的,仅作参考,若有侵权,实在抱歉。找配图时无意见到一片官样文章,说道禄丰四中“也许是云南省内唯一不通公路的中学”,又提到老的校舍已经拆除,建起了新的整齐的校舍。对那里的学生大概是福,只是也许在千篇一律的整齐平直的学校里,再也找不回《童年》的感觉和那一种阳光了。

2012 07 09 2 comments
Tags: ,
评论列表
#1 Velanlee :

我也想放下一切去云游四方了。很早之前就有个想法,等我年老之后,就隐居山林,弄一间小木屋,每天耕作学圃。

#2 s7ooL :

很不错的地方,适合一个人

发表评论
名字

Email

网址

Delighted Black designed by Christian Myspace In conjunction with Ping Services   |   French Teacher Jobs   |   Maths Teacher Jobs